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LED电子商务平台 > 正文内容

环球网评:“逼迫劳动”这口锅,只能美国本人背

发布日期:2021-06-02 20:11   来源:未知   阅读:
 

  近来,美国政府继炒作中国在新疆搞“强迫节育”“种族荡涤”失败之后,又尽力而为假造新疆“强迫劳动”的苦情戏。只不外“强迫劳动”冤有头、债有主,这口锅只能美国自己背。

  他们仿佛忘了,强迫劳动是奴隶制的产物,美国的棉花才充满着强迫劳动的原罪与血腥。历史上大量黑奴被贩卖至美国棉花种植园,强迫劳动便成了《汤姆叔叔的小屋》中主人公悲惨的毕生,成为《为奴十二年》棉田里的皮鞭。据估算,美国奴隶主从黑奴身上压迫了14万亿美元的劳动价值。400万黑奴成绩了美国资本主义的原始积聚,也成为人类文化史上最龌龊不堪的一页。

  时至本日,强迫劳动的遗毒依然在美国经济命根子里流淌。只管美国早在1863年就废止了奴隶轨制,但强迫劳动的市场和需要始终存在,受害者只不过从黑奴改变为外来移民。外来移民因为教导水温和语言才能较低,大多从事不受政府监管的地下工作。他们大多是从印度、墨西哥、越南、非洲以及中南美洲等近40个国家被贩卖到美国的劳能源,从事工作多为家政服务、性服务、农业生产以及在“血汗工厂”出售苦力,更不被美国劳动、就业法规所掩护。据统计,每年从境外贩卖至全美从事强迫劳动的人口近10万人,而每年仅有不到1000人取得拯救。依据美国一所大学的数据,目前在美至少有50万人生活在现代奴隶制下并被强迫劳动。美国领土保险部自己都承认强迫劳动在美普遍存在,受害者既有本国公民,也能够是来自世界上简直每一个地域的本国公民,甚至包含妇女、儿童和残疾人等弱势群体。

  美国“农场工人正义”组织在《绝非待客之道》(No Way to Treat a Guest)的讲演中表露多起强迫劳动案件。一位名叫 Javier的墨西哥人在15年间每年前往北卡罗来纳州采摘烟草。2010年夏天,他因农药中毒倒在田里。但他却被迫签订文件,否认被迫分开。但自费回乡后,他却无钱治病,无力偿还贷款和支付孩子膏火,生活艰巨。

  2004年至2005年,一家名为Global Horizons Manpower的公司涉嫌贩运400多名泰国人前往夏威夷跟华盛顿州的农场工作,受害人中介费债权高达2.1万美元。该案曾是美农业部分最大的一宗人口贩运案。

  2005年8月,一位名叫Chinnawat的泰国人支付了1.125万美元中介费,从泰国来到北卡罗来纳州,先是和5、6个人挤在一间汽车旅馆房间里,之后又睡在谷仓地板上,虫鼠遍地。多少周之后他便无活可干,无薪可拿。而老板还常当面擦拭枪支,以示要挟。他随老板去新奥尔良市加入卡特里娜飓风后的城市打扫工作,前提恶劣,饥饿到抓鸽子充饥。

  就在最近,路透社披露数百名来自印度的工人被招募到美国新泽西州建筑一座大型印度教寺庙,他们每周被迫工作超过87小时,每小时收入1.2美元,远低于新泽西州和美国法律划定的最低薪资。这一案件在美国并不是个案特例,不过是美国强迫劳动劣迹的又一例证。

  美国近来常拿新疆的纺织业说事,殊不知纽约、洛杉矶等重要城市是美国大多数“血汗工厂”总部所在地,一些著名服装品牌必定水平上都在雇佣“心血工厂”为其出产商品服务。据美劳工部数据,仅服装类“血汗工厂”数目在美就多达2万多个。为了节俭本钱以实现好处最大化,工厂领有者往往通过各种手腕钻法律破绽,躲避政府监管。工人工资和有关福利待遇都远低于法定标准,长时间工作或加班也并没有相应报酬,极其情形下甚至会遭遇雇主迫害。

  美国不检核检束本身的强迫劳动行动,却拿新疆所谓“强制劳动”做文章,纯属颠倒黑白、混淆视听。首先,中国没有强迫劳动的文明基因。咱们始终保持以人民为核心的发展思维,高度器重劳动就业保障,充分尊敬劳动者志愿,依法保障国民劳动权力,踊跃践行国际劳工和人权标准,尽力使人人都能通过辛勤奋动发明幸福生活、实现自身发展。其次,中国没有履行强迫劳动的黑暗历史。我们没有侵犯、殖民过任何一个国家,没有参加臭名远扬的奴隶商业,没有以维护“民主、人权”为由干预、制裁他国。相反,因为我们曾经被殖民、被奴役,我们深知逼迫劳动的可恨可憎。第三,中国没有强迫劳动的经济念头。由于中国鼎力推广机械化,在新疆全区棉花机播率到达100%、机采率达到70%,“强迫劳动”在新疆和全部中国都不任何生存空间。

  现在的新疆,各族人民充足享有各项人权,生涯幸福,社会安定。他们通过本人的勤奋劳动清清新爽地融入社会,自破自强,与全国国民一起分享国度发展结果。新疆的劳动就业保障及实在践契合中国宪法法律,合乎国际劳工和人权尺度,符合新疆各族大众过上美妙生活的强烈欲望,经得起时光和历史的测验。

  明眼人都晓得,美国人炒作新疆“强迫劳动”纯属项庄舞剑、意在沛公,不过是美国打算遏制中国发展的新手段、新噱头、新算盘。不过拿“强迫劳动”说事,美国人可算是自取其辱,因为其自身在强迫劳动问题上历史上有罪证、事实中有污点。无数史实和案例已重复证实,强迫劳动既是黑人奴隶的血泪史,也是古代社会美国外来移民的梦魇。美国如真心关注强迫劳动,就应当停滞分布谣言,结束在劳工问题上搞双标,早日把对他国工人的伪善转换成改良本国劳工福祉的诚意。只惋惜,一贯以自在、民主、人权示人的美国政府,恐怕连这点诚意都不会有,强迫劳动的噩梦还会在“美国梦”的霓虹灯下连续。(作者郭悟初是国际问题察看员) 【编纂:田博群】